AutoR智驾 2020-02-06 17:00
返京记:有温度的距离感
分享
回北京的路,比想象中顺利,途中也没有恐慌,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自觉的拉开了,接近6小时的高铁没有人讲话,没有看到一个没带口罩的人。这是一次颇为不同的进京之旅。

年前离京,我是驾车回去的,路上车流如龙。当我再次归来,一切似乎都变了。


虽然假期延后,但为了避开人流提前返在1月31日乘坐高铁G672次列车从西安北站返京。


从西安到北京的所有交通都是正常的,没有受此次疫情的影响,但选择高铁比航空性价比更高,而开车各地查验的更加严格并且繁琐。


距离隔绝病毒


我一早从老家出发直奔西安北高铁站,进站时每个人在检票时需要测量体温,而测量体温和检票的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平添了一股紧张感。


不过行李的安检程序较为宽松,车站并没有对进京旅客进行二次安检或特殊对待,相比国庆和两会期间的安保措施反而要松不少。


640 (1).jpg


乘客的神情较为平静,因为高铁G672次列车车次停靠点较多,不乏有省内短途旅客,抱着孩子的乘客也不在少数,并且孩子或多或少都有额外的防护。


候车室人比往年春运人员聚减,乘客的防范意识较高,都佩戴口罩,相比以往热闹的场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不少,候车室的座位也是每个乘客之间空余一个,剩余旅客选择站立。


近日央视报道,春运返京的客流减少了80%,


这种互相防范的气氛延续到了高铁上,鲜有人讲话,没有人取下口罩吃东西,大家默默地坐着,一旦站次停靠有人下车,空出单独的一排座位,我身边的乘客都会起身离去独自坐在空排。


在1200公里,6个小时的行程中,我没有说一句话。


这条往日经常爆满并有人经常买站票的线路,宽松了不少,不过仍有八成的上座率,各个站点上下旅客依然频繁重。


忙碌的列车长


640 (2).jpg


在高铁上,列车长每一站都会拿着旅客的车票信息进行巡视,并带着笔和纸向进京旅客发放旅客信息表格,并叮嘱出站带着,会有工作人员收。


表格要求填写身份信息、联系方式、乘坐车次以及座位号。


列车长一边发发表格一边从上到下打量一番每一个人,如果有明显的咳嗽、发热自然可能就是另一番景象了,来之前我看到报道浙江一次班列上,有发烧病人直接被带下车隔离了。


要说没有一点紧张是不可能的。


在经过6小时沉田默的车程后,到达了北京西站。


列车长下车与站台人员似乎在交流些什么,还时不时的有人问询拉旅客信息表交到哪里,当所有旅客走完后,她松了一口气。


北京就像一座空城,但它没有慌乱


下车后,我走向出站验票口,路上闻到一股股强烈的消毒水味,整个车站已开始消毒。


而此时,我发现以往需要核验车票的闸门已经敞开,刚才在车上填写的旅客信息表成为了出站证明,需要统一放在闸道旁边的大箱子中,需要注意的是,并没有分车次进行分类,而是所有北京西出站的旅客信息表都放进箱子里。


这张表格旨在为潜伏病例确诊后,方便铁路部门日后联系其他乘客,但每天成千上万不分车次的旅客放进同一个箱子中,在日后查验过程中的工作量无疑巨大,我一度担心这张旅客身份表大概率会石沉大海。但即便分车次放,筛检也是巨大的工作量。


在出闸口旁,有大量穿着防护服,手拿体温计的工作人员,他们站在那里没有直接测量旅客的体温,这既让人感到安心,也有一点紧张。


640 (3).jpg


不过,据今日中国新闻网的消息,北京西站已经加强了防控,对每一个进站的旅客进行体温检查。


为了避开密集的人流,智驾君决定打车回居住地。


滴滴打车相比较以往更加容易些,我叫了一辆快车,来了一辆白色的奥迪A4L,司机带着口罩,他说,这几天在家闲着无事可做,心想不如出来跑车,而这几天北京的路况前所未有的绿,一路畅通,拉活的效率比往常高太多了。


如此空旷的北京,我从来没有见过。


空旷的有点冷,但当天阳光高照,整个北京像一个巨大的广场。


进门两道关:门卫大爷和街道

我住在朝阳区双桥一带,几天来,有消息,附近有小区出现了疑似病例。

小区的大门紧锁着,门禁钥匙需要重新激活,外来人员需要量体温,登记。
 
量体温的老大爷显然没有受过专业培训,我把头伸过去,他告知我测手就好,他测量的是我手背体温,这大冬天每个人的手都是冰凉的,想必不会准确。
 
测量的过程出了一点小问题,体温计无法读数,出现了乱码。

大爷也没有为难我,遂说算了,让我进入。
 
不过在进去之前,我又填了四张表,并且在物业中激活门禁并领取出入证,看门大爷一张表,物业三张表,内容都相差不多,姓名、联系方式、行程、体温,但是因没有测出体温,于是随手写了一个,大爷是看我来自非武汉一带,没有责难。
 
640 (4).jpg

相同的信息,一共填写四张近乎相同的表,想必是物业为了应对多部门要求,这一流程有没有可能简化呢,由物业社区统一汇总给多部门呢?也许吧。
 
填过表之后,给我了一个小区出入证,并留了一个电话,要求让我每天汇报体温。

我知道,这是新规定:外来进京人员,自行隔离14天。
 
这一路,从西安回到北京朝阳区的居住地,我经过了三次的体温测量,只是没有相对准确的。
 
我的体温我做主
 
回京四天来,我每天都会被要求去测量体温并且电话汇报,如果没有及时汇报,则会在每日下午三点左右打电话问询。

经过我的实验,社区接电话的时间为早上10点到下午5点,12点到2点无人接听,并且华为手机显示社区电话为快递,送餐,显然这个电话是临时征用的。
 
640 (5).jpg

其次每天电话汇报体温全靠自觉,如果出现瞒报情况,社区工作人员无从得知。
 
而小区出入证经过智驾君测试,并没有任何人查看,阻拦。

这或许是隐患,而近两天日渐增多的瞒报情况,让人越发的担忧。
 
双城计

一个人在北京待了几天,在此次疫情中北京和西安没什么区别,都像一座空城,灯火通明的空城,有人烟却不见人,当然吃的有,喝的也有,但在自己房间中似乎是更好的选择。

此刻人与人之间的沟通,通过互联网才显得足够尊敬。

总感觉,这个城市正在悄悄地变化,而我也对它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们正在飞速的互联网化,从肉体到精神,以及这座城市。




x

收藏 0
打赏
相关标签:
电话:010-65030507
邮箱:editor@autor.com.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乙6号朝外SOHO D座5097室
北京智驾时代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9 - 2014
Autor.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AutoR智驾 智能汽车网
京ICP备14027737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66号
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