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 2018-08-23 18:39
“爱哭巨婴”马斯克,硅谷还相不相信钢铁侠的眼泪?
分享
看似强悍的钢铁侠马斯克哭了。

 

看似强悍的钢铁侠马斯克哭了。

  在他洛杉矶的家中,马斯克努力保持镇静。“过去这一年,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困难、最痛苦的一年,”他说,“太折磨人了。”

  而最近的两周,才是他的“风暴”。

  本月8日宣布特斯拉私有化之后,面临美国SEC质疑资金来源、空头袭击、特斯拉股票不断走跌,马斯克展现了脆弱的一面,面对媒体数次落泪、哽咽。

  近日,他在接受采访时坦言,靠安眠药帮助睡眠、住在工厂超负荷工作的马斯克,再度遭遇投行的无情打击——摩根大通在其最新研报中,将特斯拉目标价大幅下调至195美元,而这离马斯克打算以420美元私有化特斯拉的股价越走越远。

  北京时间8月22日晚间9:53分,特斯拉开盘继续下跌,截至新京报独角鲸科技发稿时,特斯拉下跌1.12%报318.2美元,市值约为542亿美元。

  作者 | 任娇

  编辑 | 游佳颖

  

  “一无所有”马斯克的至暗一年

  在过去的一年中,马斯克每周工作接近120小时,连续3、4天都只能待在工厂车间。高强度工作和压力之下,钢铁侠往往需要安眠药才能入睡,他坦言,“过去的一年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困难、最痛苦的一年。非常痛苦。”  

  8月8日,通过推特发出特斯拉计划私有化的消息,是马斯克这次陷入危机的直接导火索。马斯克在《纽约时报》采访中承认这是一次“临时起意”公布:美国时间8月7日,他从洛杉矶家中醒来,运动一会儿后就开着特斯拉Model S前往机场,途中,他通过Twitter发出了这则引发“股价地震”的消息。

  马斯克在近日接受《纽约时报》时,一小时的采访中,多次哽咽“泪目”,处处透露出自己的疲惫和脆弱。

  《纽约时报》报道称,马斯克正在努力寻找第二名高管(COO),以减轻他的压力。马斯克一直在为特斯拉关键车型Model 3的生产问题苦苦挣扎,并因在Twitter上表现不稳定而受到批评。即便是这样“痛苦”,马斯克在接受采访中依然表示,他不打算放弃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双重角色。不过也表示,“如果你知道谁能做的更好,请告诉我,他们可以来做这个工作。”

  在采访之后,《赫芬顿邮报》创始人阿里安娜·赫芬顿也劝马斯克改变目前不可持续的高强度工作方式,但是马斯克在第二天凌晨2时30分回复称,“这是一个不可能的选项。”

  马斯克在特斯拉持有近20%的股份,这让他在很大程度上不受任何人控制。纽约时报引用匿名消息人士的话称,董事会也在担心他服用安眠药可能会导致在Twitter上行为异常。

  新闻主持人Jim Cramer本周五在Twitter评论称,马斯克接受的这次采访带来“毁灭性的”影响。“对马斯克来说,现在最安全的就是休病假。”

  

  与做空者博弈的三年

  在这一局和做空者的博弈中,马斯克在宣布私有化之后曾获得短暂的胜利,股价拉升11%,导致做空者损失数十亿美元。随后至今,特斯拉股价一路下跌。目前,特斯拉是被做空最多的科技公司,宣布考虑私有化之后,这一局博弈中,做空者收益超过10亿美元。

  马斯克说,准备至少承受卖空者几个月的极端折磨,这些卖空者拼命地宣扬一种可能导致特斯拉毁灭的说法。之所以因此而痛苦,是因为这些做空者不是傻子,而是“极度聪明的人”。金融分析公司S3 Partners的数据显示,特斯拉卖空价值110亿美元的股票,是美国做空最多的公司。

  从2016年3月开始,著名做空机构香橼盯上了特斯拉,认为特斯拉的产能很难得到改善,股价最终将降至100美元。从那时起,特斯拉就取代了苹果公司,名列做空榜首位。2016年5月,曾做空过安然公司的大空头吉姆・查诺斯也加入了特斯拉空方阵营。直到2018年,他一直持续表达着对特斯拉的负面评价,认为特斯拉财务审计存在问题、杠杆率过高、高管团队不稳定,盈利前景堪忧。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18年,做空机构已累计向特斯拉投入了130亿美元,但仅2018年,空头们就损失了超过30亿美元。马斯克一旦宣布特斯拉私有化,将会给空头带来致命一击。如果特斯拉股价如愿上涨到了420美元,不少空头机构很可能将面临爆仓。

  在此之前,摩根大通多次发出不利特斯拉市场预期的报告。

  7月20日,摩根大通发布报告预测,由于估值过高以及竞争加剧,特斯拉股价在今年下半年会大幅下跌。摩根大通分析师瑞恩-布林克曼(Ryan Brinkman)表示,我们已经强调对竞争加剧的担心,包括汽车制造商寻求使用电动汽车补贴以及销售更多利润率更高的传统内燃汽车等,另外从法律、监管等角度来看,对电动汽车市场也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而这与产品本身没有特别大的关系,预计到12月特斯拉股价会下探到180美元的目标价格。最近,摩根大通则更是在研报中,将特斯拉目标价下调至195美元。

  据CNBC报道,瑞银分析师Colin Langan在把一台特斯拉Model 3分拆之后将其质量、估计成本与两个竞争对手进行比较,并得出结论:如果特斯拉按照最初计划将Model 3入门车型的售价定为3.5万美元,该公司将无法盈利。Langa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款车型要以超过4万美元的价格出售才能实现收支平衡,而且我认为他们距离25%的利润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距离,除非特斯拉能够将Model 3的售价上调至超过5万美元。”

  

  屏幕前“泪目”十余次 马斯克“爱哭巨婴”

  马斯克原想在这一次长达1小时的采访中释疑解惑,但效果适得其反。在哭诉特斯拉的各种不易之后,Elon Musk’Cry For Help(马斯克哭着求救)成为各大媒体头条。罕见流露的反省和脆弱,却给了投资者一种“非成熟管理者”的印象,而且情绪化严重、行为难以自控,特斯拉内部也没有相应制衡机制。

  然而,华尔街却并没有被马斯克的眼泪所“打动”,在《纽约时报》刊登马斯克采访内容的同一天,特斯拉股价暴跌8.9%。科技媒体Jezebel作者HazelCills撰文将哭泣的马斯克称之为“哭着求救的巨婴”,没有眼泪可以留给马斯克哭了,希望用百元美金来擦干他的眼泪。

  新京报独角鲸科技发现,这已经不是钢铁侠马斯克第一次在屏幕前“动情落泪”了,翻看马斯克近年采访,外媒多次使用“Almost cry”和“tearing up”来形容马斯克的“爱哭”。

  从2015年至今,愤怒、情绪化的马斯克已经在公开场合“双目含泪”超过十次。在国外问答网站上,还有网友提出问题:埃隆·马斯克为什么总是哭?

  2012年,深陷资金困境,各界人士看衰,连续三次火箭发射失败的马斯克,在接受《60分钟》采访时双目噙泪,主持人Scott Pelley向他抛出一些尖锐问题,马斯克回答时而坚定,时而哽咽。

  在被问道有些美国英雄Neil Armstrong,GeneCernan都例证看衰商业航空及探索的方式,如何看待?视频中马斯克眼眶红了,表示希望他们能来spaceX所做的工作,有多艰难。

  2015年9月29日,马斯克在接受丹麦广播公司DR就马斯克因为太忙太累无暇休假提问时,为何将自己置于强压之下,马斯克擦了擦眼睛,因为他看起来已经流下了眼泪。

  在2018年初,这段几年前的视频引发创业者共鸣刷屏朋友圈,纷纷赞扬马斯克面临眼前屡次失败、前路险阻时不言放弃。

  2018年2月27日,福布斯报道SpaceX升空直播时,马斯克在直播中几乎哭泣,这被形容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令人动容的一刻。

  2018年6月6日,马斯克在特斯拉股东大会上,面对董事会的质询时泪流满面,在说到特斯拉拥有其他汽车制造商无法比拟的关怀和喜爱来制造车辆时几乎泪奔,“在特斯拉,我们用爱来建造我们的汽车,”

  特斯拉从创业至今,资本市场一直与之相爱相杀。在过去十几年,数次因资本困境走到破产边缘,又数次化险为夷。

  当钢铁侠的眼泪失去了作用,下一步,马斯克还会打出哪张牌?

481463739788864478.jpg

相关标签:
电话:010-65030507
邮箱:editor@autor.com.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乙6号朝外SOHO D座5097室
北京智驾时代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9 - 2014
Autor.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AutoR智驾 智能汽车网
京ICP备14027737号-1
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