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2017-10-31 18:39
首家共享汽车倒闭!创始人自述:每一个牛逼都是含着泪吹出来的
分享
10月23日宣布倒闭的EZZY共享单车创始人付强出现,面对媒体,回应外界质疑,讲述自己的心路历程。

我在人群中解开裤裆,仿佛世界是个十八岁姑娘!”


“离开的原因就是我认为在银河证券我屈才了,我完全可以做一家我心目中优秀的公司。”


“不要畏惧寒冬,也不要害怕什么资本寒冬,什么市场下行,都是扯淡。只要你能扛住,没有饭吃,吃点屎垫垫,你能活下去。”


“我需要一个全新的App,这个App什么样?不知道,我不管”,但他提了一个要求,不能使用过去的一行代码,不能借鉴过去的一个文档,把过去毁掉,然后在废墟之上搭建一个全新的产品。”


这是刚刚倒闭的EZZY共享汽车的创始人付强所说的经典的话,如果要评奇葩的互联网创始人,他肯定是最佳的人选了,没有之一。


微信图片_20171031182204.jpg

付强,图为什么模糊,是因为他的世界,我们普通人看不到!


“公司解散了!”


10月23日晚上,正在外出差的EZZY员工王芳正打算休息,却突然收到了同事发来的消息,CEO付强刚刚宣布公司即将解散,“明天所有人都不用再上班了。”


微信图片_20171031182235.jpg

首家共享汽车倒闭!创始人自述:每一个牛逼都是含着泪吹出来的


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公司的微信群里就不断有员工被踢出,她的微信也被各种消息轰炸,一些朋友和用户也纷纷打来了电话,质问公司情况和押金事宜。


诡异的是,EZZY员工甚至其它管理层都未提前得知公司要解散的消息,CEO付强删除了大量原先添加的媒体微信,同时不接听电话,处于失联状态。而更惨的是EZZY用户,他们中的标准会员需要缴纳2000元押金,VIP会员则是每月缴纳1200元的会员费,EZZY解散之后,用户上千甚至上万的押金和账户余额能否退还悬而未解。


今年5月,EZZY刚刚在北京希尔顿酒店高调举行战略发布会,宣布全新的品牌形象、产品和车型上线。EZZY创始人兼CEO付强在发布会上表示,“如果说这是一次新品发布会的话,我更愿意把今天当成是一次告别会,当成是一次‘追悼会’,这是一次与过去的告别。”


一语成谶,短短五个月之后,EZZY便突然宣布解散,付强也难觅踪迹,留下毫不知情的员工和维权无门的用户。


多次转型的付强与EZZY


微信图片_20171031182423.jpg

付强多次在公开场合说出的这句话让其毁誉参半


EZZY为北京大梦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共享汽车App,不过EZZY却不是大梦科技的第一款产品。


大梦科技成立于2014年7月,创始人兼CEO付强曾在海外留学并从事金融工作多年。回国后在银河证券做投行部副总裁,负责IPO项目,后来又选择离职创业。


“离开的原因就是我认为在银河证券我屈才了,我完全可以做一家我心目中优秀的公司。”离职后的他面临老本行的金融和互联网两个选择,而他觉得做金融正经惯了,做互联网更酷,就创立了大梦科技。


在他看来,做互联网要么做社交,要么做电商。而他认为电商资产太重,就选择了社交。而在社交中已经有微信,要避开强关系链,于是他就定下了弱关系链社交的方向。


成立当月,大梦科技就获得了联创策源20万美元的天使轮投资,估值300万美元,当时付强打算做的是一个类似微聚的App,促进陌生人线下见面、交友、约会等。不过两个月后,他就改变了想法,将产品方向重新定位。


他在新的产品设计中通过采集用户喝咖啡、去健身房等碎片化的事件来完成与陌生人的交流,可以随时随地的结束会面,“弱到没有关系才是最好的”,于是一款名为即兴的App最终上线,而为了强调弱关系,即兴App用户的资料可以选填,甚至互相都看不到对方的头像和照片。


但在20万美元的融资耗尽之后,这款产品并没有在陌生人社交领域里对陌陌和微聚造成大的威胁,大梦科技的方向再次迎来了转变,而这次则是跨行业:从社交转向共享汽车。


EZZY,一次艳遇后的诞生


微信图片_20171031182618.jpg

付强曾江公开回忆,在前几年的某一天,他的发小李博士失恋了。为了帮助哥们走出阴霾,他俩一起跟团去了丽江,对,找艳遇。


到了之后觉得小城没啥意思,准备找点更刺激的,就问团里有没有人愿意开车去玉龙雪山,后来就有一位女警察和一位女海归愿意同行。


但是在驱车快到地儿的时候,他们碰到了一个关卡。守卫的警察告诉他们说天黑路滑,前面危险,不让他们过去。但是由于心中的执念与好奇心,付强不仅说通了自己的小伙伴,还说服了关卡的警卫。


四人驱车进入了雪山区。结果发现情况与警卫的描述一致,荒芜一人,天黑路滑。但是四人坚持这走了下去,并且最终达到了目的地,玉龙雪山的蓝月谷。


付强称这件事儿对他最大的感触就是有时候要勇敢跨过那条束缚自己的线,走过荆棘,才能看到最美的风景。


在回来之后,付强决定跨过心中的那条线,于2015年创办了分时租赁公司EZZY。


豪言不断,句句惊人


微信图片_20171031182708.jpg

2016年3月,大梦科技在北京希尔顿酒店召开品牌发布会,正式推出了高端共享汽车品牌EZZY,随后的4月获得策源创投4000万元天使轮融资。


在2016年8月的一次演讲中,付强透露,EZZY一个月的时间里遭到了很多的恶意破坏,包括48起扎胎事件、2起砸车事件、5起车载智能硬件拆除事件、1车辆被暴力挪运事件,而一个月里EZZY每天有十分之一的车在维修站里维修。


虽然EZZY面向的是高端人群,客单价相对较高,但过于追求免费停车、用完即走的体验,同时也意味着要面临更高的车辆租赁、停车费、运营维护等费用,在普遍亏损的行业里,EZZY过得并不好。


今年5月6日,EZZY再次在北京希尔顿酒店召开了战略发布会,宣布全新的品牌形象、产品和车型上线。这次发布会极其高调,邀请了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百合网一号媒婆创始人慕岩等嘉宾通过视频的方式祝贺全新EZZY发布。


而付强也在这次发布会上展现出了一同往日的与众不同。


“大家都觉得我们也没有公布融资信息,去百度上搜也搜不着。在我看来,今天很多企业,融资几千万,疯狂做PR,不就是骗了几个傻B的钱,让几个傻B知道吗?我不屑于做这些事。”


“还有很多媒体比较关心,网上看不到你们的软文,在百度上也搜不着,还有你们的官网在哪儿?我们的官网在百度50多页以后,百度百科大概也就一行字,因为我们没有给百度付钱。我也不知道那个百度百科是谁写的,所有的这一切都不是我们干的。”


他在发布会上坦承,EZZY在2016年确实活得很艰难,甚至是一个将死之人,但他向员工强调,只要EZZY还在努力,只要能活下来,就会给大家带来更美好的东西。


“不要畏惧寒冬,也不要害怕什么资本寒冬,什么市场下行,都是扯淡。只要你能扛住,没有饭吃,吃点屎垫垫,你能活下去。”


微信图片_20171031182834.jpg

付强曾说EZZY是唯一一家有脸管用户要钱的分时租赁企业


而这次发布会也被付强视为EZZY新的开始,“如果说这是一次新品发布会的话,我更愿意把今天当成是一次告别会,当成是一次‘追悼会’,这是一次与过去的告别。”为了与过去告别,付强在5月6日凌晨四点时将所有之前准备的演讲内容推翻,完全即兴发挥。


而为了推出一个全新的EZZY App,他向产品经理说,“我需要一个全新的App,这个App什么样?不知道,我不管”,但他提了一个要求,不能使用过去的一行代码,不能借鉴过去的一个文档,把过去毁掉,然后在废墟之上搭建一个全新的产品。


同时,EZZY在5月推出了全新的收费标准,将用户分为VIP会员和标准会员,VIP会员需缴纳每月1200元的会员费,采用0.5元/分钟的时长费+20元/公里超区费的计费方式;标准会员则需要缴纳2000元押金,采用1.5元/分钟的时长费+20元/公里超区费的计费方式。与之前的收费标准相比,VIP会员需缴纳的会员费大大降低,而EZZY则在其它用户身上获取了比会员费还要高的押金。而到后来,EZZY则直接取消了会员费用,所有用户都采取收2000元押金的方式。


这也引发了部分VIP会员的不满,不过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随着10月份的到来,EZZY上可用的车辆越来越少,直至最后无车可用。而在10月25日EZZY发布的公司解散声明中,也并未就解散原因做出解释。


有消息称,EZZY在今年5月获得了新一轮融资,具体投资方和金额未知。新浪科技在大梦科技的工商变更记录中发现其今年3月新增了威马智慧出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新股东,不过根据天眼查的股权结构显示,威马智慧出行并未有明确的持股比例,更奇怪的是,其它股东的持股比例相加已经达到100%。


EZZY到底为何解散?是融资耗尽、资金链断裂还是传言中的与投资人有冲突目前无从得知。


根据公司内部的描述,她印象中的付强是个独裁的CEO,公司所有事项都是他亲自拍板决定,EZZY解散的真正原因恐怕只有付强亲自出面才能得知。


有媒体尝试致电付强,但截至目前其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辗转之后,联系上了一名与付强相熟的人士,不过他表示也不方便对此事发表言论,“EZZY解散其实也没什么不得了的原因,过阵子看看他要不要出来聊聊吧。”


而随后,EZZY的声明下发现付强刚刚进行了留言:“我曾用我的手把故事打开,然后光线穿透过来,故事中的人们从身边走过,回到他们爱人的脑海。”


这位特立独行的CEO仍旧用自己特有的风格处理着自己最大的危机。


员工和用户怎么办?


微信图片_20171031183010.jpg

内部员工向媒体透露,付强在23日宣布公司解散时并没有表态员工的安置问题,目前公司的三四十名员工都在等待清算组最后的说法。


而一名清算组的成员技表示,清算组一共11人,除了付强和一些股东之外,也有员工在其中,这些员工也在等待清算结束后的安置方案。


同样成为遗留问题的还有用户的押金和余额。


10月25日上午,有媒体随同一些用户在EZZY的办公地点讨要说法。两名清算组成员表示,押金能不能退和退多少,仍旧需要清算完成后,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债权偿还顺序作出决定。而在用户表示不接受这个结果并等待至下午后,这两名清算组成员许下的负责人会前来对话的承诺并未兑现。


讨要说法的用户


当日下午,EZZY在官方公众号发布声明称,公司已终止EZZY平台的服务,并正在处理后续事宜。声明中称,EZZY已按照国家法律法规成立清算组,并开展清算及清偿工作。与此同时,EZZY用户也陆续收到了公司发来的短信,要求用户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将个人资料发送至清算组申报债权事项,不过短信只表示“将对用户的债权依法予以登记”,并未对退还押金一事做出承诺。


一名用户在维权群中表示,自己已经拨打了110报警,但警方表示这属于经济纠纷而不是诈骗,建议用户前往法院起诉。目前已有用户在联系律师收集材料准备起诉。


微信图片_20171031183038.jpg

不过诉讼也面临着成本高、周期长的问题,今年8月曾报道了首家跑路的共享单车企业町町单车用户的维权问题,在尝试向工商部门、消协和警方求助后,未有相关部门愿意接手此事。而一些町町单车用户选择的诉讼手段目前也暂无结果。


你永远不知道使用的产品背后的创始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正如你无法想象当初不靠谱同学们,现在建房子、当医生······


昨晚,“失联”的EZZY创始人付强首次面对媒体,回应外界质疑,讲述自己的心路历程。


以下是EZZY创始人付强的口述节选,创业家&i黑马根据采访内容整理。


一、“我们没有跑路”


网上关于我们的传言有很多,有几件事情我需要澄清一下,在我看来这些说法非常不属实。


第一件事,说我们公司卷钱跑路了。今天你可以看到,我们不但没跑路,而且公司所有的核心管理层都在。我们自称为一线留守团队,工商局管我们叫清产工作组(清算组)。因为人手欠缺,我们现在一个人在干一百个人的活。而且,马不停蹄、日夜兼程,非常疲惫。


很多媒体说,我们用微信跟大家说完解散之后就跑路了。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实际情况是,10月23号下午六点,我们召开了全体员工大会。如果我没有记错,当时只有三四个员工因假没有到场,其他人都在。当时我现场宣布,员工先下班,清算组11个人留守公司,连夜处理后续员工离职的赔偿问题。


第二件事,关于我个人失联的问题。首先可以确定,我没有跑路。然后,我近几天几乎没有睡觉。没睡觉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太忙了。清算组人手非常少,清算工作到现在为止是紧张时期。我们仍在积极处理很多问题。比如,联系业内的朋友,他们都是我很佩服的同行和企业家,把我们的优秀员工推荐给他们。


只不过,我之前没有出面澄清,原因很简单:对整个清算组的工作并没有任何帮助。我指挥着整个清算工作,如果我们要是天天坐在那儿给用户赔礼道歉,那我们什么工作都做不了。我们23号下午说了这件事,第二天大家都知道(能猜到)发生了什么:各种来访的用户、媒体,把我们的门都给踏扁了,我们所有的职工工作当时都没能开展。


第三件事是关于员工的工资问题。我首先要澄清的是,拖欠员工工资没有外界传言那么严重。按照协议,我们是有拖欠的。但实际情况是,欠高管一个月工资,员工的工资拖延23天。这部分钱虽然是没发,但我们从24号开始陆续与每个员工签订了协议,协议里写的非常清楚,一分钱都不会少给。


我们严格按照国家《劳动法》,该清算清算该赔偿赔偿,写在合同上盖章签字。这份协议我可以给大家看,如果我们任何员工拿出的协议跟这份不一样,我欢迎你们到法院告我。这部分钱(创业家&i黑马注:包括公积金、社保)清算完之后,该怎么发怎么发,员工是第一位,永远优先保证员工的利益。


最后,关于用户的押金退款问题。从公司进入清算开始,我一直在推进事情的进程。目前我们的用户量在1700-1800人,总退款数目我暂时尚不清楚,但概数是360万左右。按照国家法律规定,需等清算结束之后,才可以进行支付。


按计划,我们希望在两周内完成初步的审计工作。但我负责地讲,实际的工作进展非常缓慢。因为上门维权的人很多,有些用户来了还非要进我们的审计组,所以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保护账务,工作人员的正常工作无法保障,一天当中能够坐下来算账的时间非常少。


二、“这是理想主义者的自焚”


我们的失败,最根本的原因是成本管理没有做好。


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比较优秀的产品经理,但同时又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运营经理。尽管我们的运营数据很漂亮,单量和用户粘性都很高,但始终无法回避我个人的能力缺陷问题。


为了做出(我们认为的)最理想的产品、提供最好的用户体验,我们支付了高昂的成本。例如,我们为了让EZZY达到最理想的运营状态,真正实现随意免费停放,我们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不停地调配车辆;为了避免用户因停车场停车费用而减少使用,我们承担了所有的停车费。


我们投放的核心区域是国贸,所以能够想象这部分的费用有多高。如果一个用户一单支付了30块钱,那么背后的成本很可能是60块钱。这样最终导致的结果,一方面是高达90%的用户粘性,用户能做到长期使用并且不断续费充值。但因为我们每做一单都要赔钱,公司融来的钱很快花完。


所以,我们走到今天的地步,自嘲地说,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自焚”。如果当初在面临抉择时,我们选择不断缩减成本而非持续补贴用户,那么我们可能会活得更久,也许还能等到柳暗花明的一天。


另外,造成我们今天之局面的直接原因是融资失败。


今年2月拿到2000万融资的第二天,我就开始寻找新的融资。因为我们非常清楚,这笔钱根本不够。


从投资的逻辑讲,一家公司上一个(融资)阶段完成后,投资方按公司交出的答卷来进行评估。正常情况下,如果成绩足够好,投资人会给出新一轮的估值,接着下一轮的融资,公司继续往下走。遗憾的是,EZZY交出的这份答卷没能让资本市场满意。不满意的地方在于,运营数据很好,但是财务数据非常糟糕。如果是衡量一个团队的话,我们团队的技能指数比较偏科。


我每天都在找钱,前后共见了50多家投机构。原本已经有两家机构约定要投,但国庆假期的最后两天,领投的大机构决定放弃,跟投的小机构愿意坚持投资500万。最后一刻,我的内心非常纠结。我明知即使拿了这500万也于事无补,事情本质并不会扭转。当时已经签订的协议也被我撕毁了。最终,我把实际情况告诉对方,以公司现在的处境,从投资安全角度考虑,投资500万进来的风险非常大。


我当时的想法是,没有必要再把一个人拉下水。


三、“每一个牛逼都是含着泪吹出来的”


从第一天开始我就非常清楚地知道,如果不节省运营开支,EZZY很难坚持下去。对于商业模式,我们一直在摸索,怎样能在保证用户体验的情况下,同时做到可持续发展。


当然,我们最终失败了。


在车辆的流动性方面,我们一直做得很好。我们所有的钱都用于运营,说白了,别人雇1个司机,我们可能雇10个。最多的时候,我们有30多个调度司机。最后半个月时间,因为资金紧张我们无法再支撑这么庞大的车队运营,地图上已经很少有车了。


我过去觉得花很高的价钱从租赁公司租车,然后让用户以很低的价格使用,这是一件很傻的事情。但实际上只要运营数据能够达到理想状态,仍然有机会实现盈亏平衡甚至盈利。


根据我们的财务情况,每日订单数量达到6单的时候,车辆成本就能持平,大概到8单左右,就能够覆盖车辆的运营成本。以北京为例,如果整个车队的规模能够再翻一两倍,达到1000辆,以当时的运营数据来看,我觉得可以做到收支平衡。


只是,我们太过于追求用户体验(实则是着魔于用户补贴),大部分的钱都用于运营。


我们的每一个牛逼都是含着泪吹出来的,那花了巨大的成本和心血,也让我们最终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但我从没有后悔进入这个行业。有时候我想,如果还有机会能够做下去,如果当时在资本市场融到钱,如果用户和股东还能继续信任我们,我们完全有可能去创造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商业模式。


今天我们失败了,只能证明我们自己没有做好,并不代表共享经济的失败,更不能说明共享汽车的失败。


714474974066146016.jpg

相关标签:
电话:010-65030507
邮箱:editor@autor.com.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乙6号朝外SOHO D座5097室
北京智驾时代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9 - 2014
Autor.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AutoR智驾 智能汽车网
京ICP备14027737号-1
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