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2 10:36
对话秦力洪:蔚来打造全球化造车公司的两年又五个月
分享
“汽车天生是全球化的产业,闭门造车在中国可以,在国外绝对不行,如果我们打算做一个全球布局的公司,就真正的在全球布局,而不是将全球最优秀的专家聘请到中国来。今天新一代的中国企业生下来就应该是全球化的公司。”——蔚来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秦力洪

蔚来在上海车展收获了掌声与赞誉,用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的话说是“既羡慕又不服气”。  

 

从4月19日至4月28日,蔚来的两位创始人李斌和秦力洪成了整个展会期间最忙碌、最辛苦的车企负责人。


86.jpg

 

两人每日轮流向涌入展台的观众,身体力行详细介绍他们的准量产车,以及一副全铝车身和他们的出行大战略。李斌说:“直接和用户交流,这其实是训练我们自己直接服务用户。我们的产品大家已经看到了,虽然还没有公布完全的性能,但所有的参数,大家基本认为还算靠谱。这方面怀疑态度已经越来越少。”

 

这是他们在中国的第一次整体亮相,他们的展台在宝马旁边,面对这家刚刚在去年过完百岁生日的汽车巨头,蔚来同样气势汹汹,他们展出了11辆车,蔚来Formula E赛车、号称全球最快的电动汽车EP9、“第二起居室”概念车EVE,及一款准量产版7座SUV ES8。

 

一年前的北京车展,在看过乐视汽车等新造车企业的展台之后,李斌、秦力洪走出展馆,二人互看了一眼:”咱们是不是太低调了?”

 


这之后,蔚来开启了一段快马行军的造车与品牌建设之路。

 

2016年11月21日,蔚来在伦敦萨奇艺术馆发布了英文品牌“NIO”和首款电动超跑NIO EP9。2017年2月27日,蔚来宣布蔚来EP9在美国德克萨斯赛道(Circuit of the Americas)的无人驾驶测试中创造了每小时257公里的速度纪录,成为全球最快无人驾驶汽车。

 

4月9日蔚来与长安汽车达成战略合作并将成立合资公司,在研发、生产、销售、服务等全产业领域合作。这是蔚来继与江淮汽车合作之后的第二家整车伙伴。


 

“在这两年五个月里面回头一看,我们还是做了一些事。从三五条枪到现在是两千多人,在全球四个国家和地区有十二个研发商务生产设计机构。”4月20日,刚刚结束一轮讲解离开展台的秦力洪对智驾君说。

 

秦力洪是蔚来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他与李斌是北京大学同届不同专业的同学。秦力洪是国际政治专业与外交专业,李斌考取的是社会学系。北大毕业并在哈佛读完公共政策管理之后,秦力洪回国进入宝洁从事市场营销,之后进入罗兰贝格从事咨询工作,开始接触汽车,从事汽车的咨询项目,这段经历推动着他最终加入奇瑞出任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开始从顾问到行业操盘手的转变。

 

秦在奇瑞三年多时间,见证了奇瑞从一个中国品牌成长为出口量持续占据全国第一,从一年七万台车干到一年三十多万台车每年翻番的历史。

 

对于这一段经历,秦力洪的评价是“振奋人心的一段时间,自主品牌的崛起以奇瑞为代表。”

 

这之后,因为需要在北京安家,秦力洪从奇瑞离职跨界加入了龙湖地产出任执行董事兼首席市场官。秦形容自己个人最大的优点是脸皮厚,遇到问题不吝请教:“我不懂,你教我吧”。

 

龙湖地产的上市让秦力洪对于公司治理和上市公司上市的具体运作有了真实的经验,因房地产业受国家宏观经济政策影响巨大,他对政府的产业政策也有了新的理解。

 

2014年秦力洪与老校友李斌偶然相遇,谈起过往。李斌对秦力洪多次跨界的经历十分认同:“一起做一个全球化的公司,一个全球化的电动车制造公司。成败就不要问了,先搞吧!”

 

秦力洪说二人是一拍即合。

 

李斌在产品定义、核心人才招募,还有资源保障,融资方面牵头推进;日常事务,组织管理则由秦力洪和管理团队推进。

 

2014年11月25日,蔚来成立,至今整好两年半。


*蔚来上海总部

 

蔚来目前在已经在上海、圣何塞、慕尼黑以及伦敦等地设立了设计、研发、生产与商务机构,拥有超过2,000名员工。

 

上海是蔚来全球总部、研发中心及用户体验中心,主要承担整车研发、制造运营、营销和服务职能。在硅谷的核心区加州圣何塞,设立了第二总部,团队成员主要负责智能网联与前沿驾驶技术研发。秦力洪介绍,北美总部还肩负着蔚来全球销售汽车的市场职能。

 

德国慕尼黑是知名的世界汽车设计重镇,蔚来的设计中心也坐落于此,现在有一百多名设计师,秦力洪称这些设计师都是全球顶级设计师,主要负责蔚来产品造型设计。

 

用秦力洪的话说,这个设计中心即使作为一个纯粹的设计公司,其规模在德国本地也称得上体面,是一个全功能的设计机构。

 

伦敦是蔚来车队和高性能产品总部,主要负责国际汽联电动方程式项目运营管理、策略及EP9纯电动超跑等项目,Formula E赛车总部则位于英国的多宁顿公园赛道。

 

“如果我们打算做一个全球布局的公司,就真正的在全球布局,而不是将全球最优秀的专家聘请到中国来,那样成本高昂。但全球布局对我们的管理和团队融合提出了另一方面的挑战。”秦力洪说:“这就是李斌和我日复一日花费时间比较多的地方,团队融合、日常管理、远程沟通。”


团队.jpg

*左二为蔚来北美CEO伍丝丽


蔚来北美CEO伍丝丽 (Padmasree Warrior)女士此曾任思科集团全球CTO和摩托罗拉全球CTO等职,她通过公共云盘、公司内网打造了一套可全球沟通的远程视频会议系统。

 

 “今天利用技术把人远程连接起来相对好办,你很难想象去欧洲搬一百个设计师到上海来工作。在欧洲他就是一个设计师,我们可以给他高于市场水平的工资让他更幸福,在一个有愿景的公司工作,他参与创业公司会获得未来预期的收益。”秦力洪说:“在欧美当地,公司一把手都不用配备司机,他开的车就是租的,而这就是当地的文化。可是对于一位来华工作的西方人,公司却要给他配车、配司机、配翻译、找房子、帮助孩子上学、为他的老婆找工作,同时每年往返探亲、办签证,连水电费都要管。”

 

可以说烦不胜烦。

 

两相对比,公司的全球化布局可以大大降低一家公司的运营成本。

 

“话题说得大一点,新一代的中国创业企业应该具备管理全球化公司的能力、视野和胸怀,应该具备管理全球顶级人才的能力和信心。”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的商业模式经历了多代衍变,从最早利用体制差异做贸易,最基本的倒买倒卖到模仿式的低端制造,再到大规模的给人代工做成了世界工厂,到局部的创新,做得好再全球化。今天新一代的中国企业生下来就应该是全球化的公司。”

 

“虽然我们知道这条路很难,但从来没怀疑过。如果再去跟随式创业,坦率地说我们做不过他们,因为我们没有优势也不甘心。但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使命。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就是来做这样的尝试,汽车天生是全球化的产业,闭门造车在中国可以,在国外绝对不行,这样的车厂迟早也会完蛋。”

 

“这正是我和李斌一拍即合的地方,都是北大毕业有点先天下之忧而忧,与生俱来的不安分。”

 

但在全球招募员工对于一家初创企业来说并非易事。

 

今天蔚来整个公司员工超过了两千人,其中五百名外籍员工,国籍遍布四十个国家。“我和李斌2015年一年去欧美的差旅一共是18趟,主要目的就是招人。

 

对于核心管理层,我和李斌都是三顾茅庐式的亲自面谈,人和人之间没有感情也将无法在一起工作。

 

最初过程非常曲折,但一旦到了一个临界点就非常顺,汽车行业圈子很小,一旦某个人来了,下一个人就非常容易说服。从2016年起慢慢就感到,见一些人不是我们主动发起而是主动找上门的人多了。

 

我们带着诚意而来,亲自面谈。但中国这个全球增长最快,政策最好的汽车市场为我们做了背书,这个市场让全球的汽车人都感到兴奋,中国汽车产业的竞争格局还没有形成尚处在‘战国时代’,这让他们感到有用武之地。其次他们认同公司的价值观,我们对人平等很尊重真诚的,从来不摆老板架子,公司决策高效民主,机构扁平,基于信任充分授权。”

 

慕尼黑设计中心一把手克里斯·拖马森(Kris Tomasson)居住在慕尼黑,他原来在宝马工作,我们围绕他建立了团队,公司也因此设置在慕尼黑。

 

最终基本上宝马i系的核心设计师都加入了这个设计中心,彼此也磨合的很好。克里斯·拖马森(Kris Tomasson为什么愿意从宝马到蔚来呢?秦力洪说:“因为他是一个想干点事儿的人,到这里来有意思。”

 

宝马汽车的劳动合同是终生合同,在德国的汽车厂工作一周四天工作,i系列基本一个季度向老板做一次汇报,生活非常的舒服。但是有人寻求安逸,也有人不安于现状。

 

可以说蔚来是一边建队伍,一边打仗,一边出成果。


 *蔚来南京工厂


目前蔚来第一款着眼的量产车ES8的供应商已经悉数确定,全球供应商占到了百分之七十以上,每个零部件小到一个螺栓都已确定。按照计划,蔚来首款量产电动车将在今年底正式对外公布发售细节。这款量产车将由蔚来自己负责销售,先从一二线城市开始售卖,再逐步延伸到更多城市。

 

而目前最重要的是销售服务体系的建设,这与量产车一样都是很艰难的工作。

 

不过虽然艰难,但蔚来和它的团队在经历了上海车展之后,在外界的观感中正成为最靠谱的造车团队之一。

电话:010-65030507
邮箱:editor@autor.com.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乙6号朝外SOHO D座5097室
北京智驾时代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9 - 2014
Autor.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AutoR智驾 智能汽车网
京ICP备14027737号-1
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