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财经汇 2019-05-28 10:44
蔚来汽车后院起火
分享
蔚来,是否会成为下一个ofo?

在距蔚来北京分公司仅几百米处,存在着一个特殊的“对手”。

对这家名为镁佳(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不少蔚来员工怀有复杂的情感。因为不久前,他们还是同一个屋檐下的同事。

“它就开在我们对面(指蔚来办公室所在地诚盈中心的对面融新科技中心)。这分明就是羞辱,不知道李斌(蔚来汽车创始人)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蔚来员工张伟对《科创财经汇》说。

据多名蔚来员工向《科创财经汇》透露,现任蔚来软件发展部副总裁、北京分公司负责人庄莉不日将离职,而她正是镁佳的幕后老板,迄今为止,已挖了许多蔚来技术骨干到自己的新公司。

除此之外,上述员工还表示,蔚来近期正在酝酿一轮新的裁员,预计将于6月执行。

 

背叛、隐瞒

庄莉是中国互联网领域大名鼎鼎的“清华计算机系96级”中的一员,与丈夫网易有道CEO周枫、搜狗CEO王小川、点点网创始人兼CEO许朝军以及360CTO胡宁等为同窗。她曾先后在雅虎和猎豹任职,后于2016年受李斌之邀加入蔚来,主要负责中国软件开发工作。

庄莉在蔚来颇受重用。蔚来早期员工小颖回忆称,庄莉刚进入蔚来,就从软件开发部原负责人手中接揽了几乎全部工作。在她负责北京分公司之后,又将大部分软件开发工作揽了过去。

不久前从蔚来北京分公司离职的王倩对《科创财经汇》表示,蔚来的软件开发任务主要集中于美国的圣何塞和中国的北京。其中,北京是蔚来在中国唯一成体系的软件研发部门,主要负责SWC(Software China)研发。

王倩称,庄莉把部分嫡系挖到镁佳后,蔚来又招了新人进来,但是能力大都不过关,“好长时间也做不出一个需求”。

“蔚来在北京这边的SWC研发可能要完。L3(相当于总监)级别及以上的员工都被约谈了,要么转岗上海,要么被裁。”王倩说。

张伟表示,庄莉去年下半年就在外面成立了新公司。这在公司内部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李斌也知情。

“本来庄莉的离职都要定了,但是蔚来美国研发部门负责人伍思丽离职了,对公司股价影响有点大,就把庄莉先缓了下来,不然蔚来的股价会被舆论摧垮的。”王倩说。

她对《科创财经汇》分析称,伍思丽离职后,蔚来的研发能力就遭到了投资人的质疑。考虑到庄莉及蔚来北京当下对公司软件研发工作的重要性,李斌及蔚来高层隐瞒了北京分公司几乎被掏空一事,“投资人知道后肯定要拍桌子的”。

而关于庄莉所创办的镁佳,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8月16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美元,全资股东为香港的一家私人股份公司,法人、执行董事为刘威,监事为黄仕红,总经理为朱正强,经营范围涉及技术开发、转让、咨询、服务与推广,批发零售软件及辅助设备、电子产品、汽车配件和机械设备等。

除此之外,镁佳法人刘威名下还有一家企业名为迈天龙(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2000万人民币,为朱正强全资持股,经营范围为技术推广服务。

《科创财经汇》发现,镁佳与迈天龙无论电子邮箱还是官网都一模一样,且都宣称公司主要产品是“驾驶座舱智能娱乐系统,车联网智能网关系统和智能语音交互系统等产品”。这恰恰与蔚来北京分公司所负责的与“nomi”相关的软件开发等工作几乎重叠。

尽管在公开资料中查询不到庄莉与上述两家公司的联系,但是《科创财经汇》通过实地走访得知,庄莉与它们密不可分。

“镁佳是公司实体,迈天龙虽然也注册了公司,但只是一个空壳,两家目前在一起办公。”一名镁佳员工对《科创财经汇》表示,“公司是庄(莉)总一手组建起来的,我们很多员工也都是从蔚来调过来的。”

《科创财经汇》向蔚来公关人士求证庄莉在外开办公司和即将离职的传闻时,对方回应称:“全是谣言”。

 

冒进、裁员

“我们正在为公司当初的冒进买单。”自称“随时准备挨一刀”的张伟说。

小颖告诉《科创财经汇》,蔚来成立之初,李斌不断高呼“5年追赶特斯拉”,可是公司既没技术又没人才,就只能不断“买买买,且不分优劣地高价挖人”,以至于当时在上海猎头圈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蔚来的钱很好骗”。

蔚来员工的高薪,也的确为行业羡慕。据蔚来去年上市前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公司自2016年以来,累计投入研发55.27亿元,其中40.6%为研发人员薪酬开支,人均成本超过49.5万元。相比之下,长城汽车2017年人均成本为12.1万元,吉利汽车则仅为11.1万元。

一名在主机厂工作的工程师向《科创财经汇》谈及一位同事被蔚来挖走的经历时称,蔚来委托的猎头和蔚来内部负责人同时找到那人,可双方却互不知情,“加钱可谓是你方唱罢我方和”。最后算下来,那人拿到了高出行业薪酬标准三倍的工资。

小颖回忆称,在庄莉之前,负责软件开发的人是一名来自上海周边二三线城市的部门经理,在他入职时,蔚来开出了比行业水平高出两倍的价码。

蔚来“不分黑猫白猫”地挖人,造成了内部出现人员冗余和人浮于事的情况。多位曾经或正在蔚来任职的员工对《科创财经汇》表示,在蔚来,经常都是不同的工作小组做着同样的事,对接起来非常麻烦。

“相同的任务,一个小组完成了,另一个小组就没事做了,上级也不给布置具体的新任务。公司相当于白养了一批人,许多同事都笑称自己每天都是在混日子。”小颖表示。

今年3月,李斌在一封内部信中指出,“蔚来出现了一些部门设置重复、工作任务不明确、职责不够清晰、部分岗位工作量不够饱满的情况。”此外,他还透露了“比现状优化3%左右”的裁员计划。

但蔚来的裁员,却又惹出了新的非议。一位自称蔚来被裁员工的知乎网友称,自己被裁后,因赔偿不公,去公司维权,结果,却被保安拖了出去。

小颖也向《科创财经汇》回忆了自己被强迫离职的经历:“我只有几分钟时间考虑,签字或被保安拖出去,就像港片里警察审问犯人一样。”

一位蔚来员工表示,新一轮裁员将在6月份发生,公司近期冻结了大部分岗位的招聘。许多之前准备离职的员工都已暂停了求职计划,原因是“害怕以后(公司)不给补偿机会”。

《科创财经汇》向蔚来方面求证此事,截至发稿,对方未给予回复。

 

半成品、混乱

蔚来为外界质疑最多的地方在于,未将核心精力花在车辆的品质上,反而用大部分精力去搞营销造势。

据蔚来招股书显示,其营销及服务员工占总员工数的32%。另据蔚来2018年财报显示,销售成本约占全年度总营收的99.6%,比吉利同期的销售占比79.8%足足高出了近20个百分点。

“不得不说,公司在营销宣传做得真牛。不过,搞一个活动要花几千万,我们虽然是员工,也觉得十分心疼。”上述蔚来员工对《科创财经汇》表示,公司营销团队的待遇和受重视程度,普遍比其他团队要高。

“蔚来是新事物,许多技术需要打磨。”王倩表示,“可为了追求速度,蔚来的很多产品都是仓促上阵,功能性远远低于预期,车载软件中的许多功能根本不能用,续航能力也低于官方宣传的数值。”

有蔚来车主在知乎上吐槽称,蔚来车载系统每次进行版本升级后,基本过段时间就会出问题,“买车直接学会了修车”。除此之外,该车主还指出了蔚来存在车锁功能混乱、默认的空气内外循环设置混乱、自动雨刷功能混乱、4G联网经常无故断开、挂档会影响音乐播放、后视镜及座椅记忆功能未开放、多账户功能未开放等其他细节问题。

此前,知名汽车自媒体《38号车评》在对蔚来ES8进行一系列测试后指出,该款车高速行驶时的降噪效果一般、人机交互界面逻辑混乱难用、转向手感差、稳态瞬态毫无逻辑可言、加速过程中会给人带来身体不适、在刹车系统的研发上存在偷懒之嫌……

最终,《38号车评》得出结论是:“ES8就是一辆行业罕见的赶鸭子上架的半成品车。到目前为止,我就没见过一台在这种完成度就敢上市的车。”

在蔚来的狂飙突进中,管理被甩在了后面。“蔚来有数不清的会议。”小颖对《科创财经汇》回忆称,“一家初创企业,竟有如此之重的国企色彩。”

小颖表示,蔚来会场就是高层抢夺资源的战场。在分配资源时你争我抢,但是真正到做任务时,却又互相推诿。“他们互相瞪眼拍桌子,推来推去,总之就是只要资源,却不为自己揽活。”如此一来,造成的后果是:基层盯中层,中层盯高层,哪个领导手上的资源多、话语权重,底下的员工就纷纷跑去拉关系,请求转岗到他的部门。

“在蔚来,能不能升职加薪当然要看个人能力,”小颖表示,“不过,这种能力不是工作能力,而是趋炎附势的能力。”

王倩对《科创财经汇》回忆了一个细节:一名员工特地请经理吃饭,还送出了一双名牌球鞋。随后不久,这名员工就升职加薪了。

 

未来、隐忧

蔚来的过去可谓光彩照人。诞生之初便获得了全明星阵容资方的投资,发展短短4年便赴美上市,以10.02亿美元的筹资额成为继阿里巴巴之后在美融资最多的中国上市公司。而上市后不到一个月,蔚来又获得来自特斯拉股东Baillie Gifford的新一轮战略融资。

2018年全年,蔚来ES8总交付量为11348台,李斌风风光光地赢了与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的关于交付一万辆的赌局。

然而,风光背后却暗藏着现金流的危机。今年3月,蔚来财报显示,其2018年亏损95.96亿元,同上一年相比几乎翻了一番,负债也增加了近3.5倍。同时,蔚来还将第一季度的预交付量下调了56.1%,并且表示“第二季度交付量仍会较低”。

蔚来目前主要收入仍是来自汽车销售。据其财报显示,蔚来全年汽车销售收入约占总营收的98%。不过,有媒体估算出,蔚来每交付一辆ES8,就会亏损3万元左右。

此外,据《36氪》报道,根据蔚来与江淮汽车的代工协议,蔚来生产的每辆汽车,都需交给江淮一笔代工费。如果江淮工厂因产能浪费出现运营损失,很大程度将由蔚来承担。2018年6月,蔚来已向江淮支付1亿元,用于赔偿二、三季度的损失。

即使是在消费者需求相对旺盛的2018年,蔚来还需支付江淮赔偿。进入交付量的下降的2019年,蔚来将要支付的赔偿恐怕只会更多。

而这远远不是蔚来支出的大头。此前,蔚来曾对外宣布2019年计划开设约70个蔚来中心。据了解,蔚来中心均建在北京和上海等一线城市的中心繁华地段,仅年租金就高达5000万元,装修运营等费用更是在千万级别以上。

蔚来上市前在招股书中指出,将在未来三年完成上海工厂的建设、研发投入和销售售后网络完善,预计开支为17亿美元,合约人民币117.3亿元。

但资金的紧张,让蔚来终止了上海建厂的计划。而这也使其在美国遭到了律师事务所的集体诉讼,指控其此前发布的上市登记表和招股章程有重大虚假或误导性陈述,导致投资者损失。此前有消息称,蔚来已被华尔街的做空机构盯上。

事实上,在蔚来上市之前,中信证券分析师陈俊斌在一篇以蔚来“钱途”为主题的文章中,在给出投资建议时,就早已将这家公司剔除在外了。

如今,蔚来的股价相比最高点下跌了七成多。

上述蔚来员工透露,李斌曾在蔚来内部表示,自己不希望别人拿他和贾跃亭做比较,但他又很同情贾跃亭,相信对方是有梦想的。他还表示自己相比于贾跃亭,最大的优势在于更能融资,“很多人都在排队求着给我钱,我恐怕钱花不出去”。

不过,蔚来的钱真的花不完吗?上述员工称,从2019年起,蔚来内部的许多预算都缩减了,员工的出差补贴相比从前也大幅缩水。

曾经有一个同样花钱大手大脚的创业者,他创立的企业也曾被资本热捧,公司也带给了他巨大的名利。可是繁华落尽,最终留下的却是遍地狼藉。无论如何,他和他的企业都会在创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那位创业者的名字叫戴威。

不知道蔚来,是否会成为下一个ofo?

(文中所提员工均为化名)


相关标签:
电话:010-65030507
邮箱:editor@autor.com.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乙6号朝外SOHO D座5097室
北京智驾时代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9 - 2014
Autor.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AutoR智驾 智能汽车网
京ICP备14027737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66号
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