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R智驾 2017-11-24 11:05
共享单车的冬天
分享
共享单车封冻名单 :悟空单车:押金已全部退还;3Vbike:押金退还情况不明;町町单车:1万多名用户退不了押金;小鸣单车:欠用户的押金约5000万元左右;酷骑单车:仍有7亿元押金未退还用户;小蓝单车:欠款高达2亿用户押金难退....

共享单车正经历着首场寒冬考验,一面来自资本,一面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


南北相望,一股冷空气强势进入我国,北方多地都正式步入冬季,南方也出现小范围降温,而共享单车在这个冬季前后显得有点没有带足衣物。


继悟空单车退出市场后,在半年的时间里3Vbike单车、町町单车、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共6家共享单车先后宣布倒闭。


资本后手不接、找不到盈利模式、发展路径不明确以及即将到来一场猛烈的政策限制。


共享单车的冬天已悄然来到。



没钱、谁要钱、我跟谁走



共享单车被誉为新中国的新四大发明,给城市里的人提供了巨大的便利,但也将创业者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中。


这巨大的风险甚至超出了公司自身的债务范畴,而与身家性命紧密相边。


小蓝单车被公认为体验最好的单车,但无奈没有挺过这个冬天,“辜负了各位,对不起。” “欠大家的工资,我会想尽办法尽快解决。”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不在久前的公开信里一面道歉一面想承担起责任。


但现实更加残酷,做为公司真正的股东,他的父亲李文生今天面对数十家追讨欠款的厂商,他的答复十分直接:“没钱。谁要钱,我跟谁走,我去你厂里打工,我老婆到你厂里做饭。”


一年前的2016年10月小蓝单车宣告成立,2017年1月份完成了4亿元的A轮融资,估值达10亿元。


不过此后,小蓝单车没有再获得任何融资的消息。


今年9月底,不断有小蓝单车用户反映,小蓝单车出现押金难退的现象。并且在未通知用户的情况下,小蓝单车官网将其推出的“半年特权卡”强制升级为“全年特权卡”,不过由于该做法引发了众多用户的不满,此后,小蓝单车主动取消了全年特权卡。


今年11月15日,有匿名小蓝单车员工在社交平台上发布消息称:小蓝单车宣布解散,拖欠的员工工资将继续拖欠到明年2月。而随后,有媒体报道:小蓝单车公司总部人去楼空,拖欠供应款近2亿元。


11月15日,小蓝单车宣布倒闭。

 

对于押金,此前小蓝单车承诺“用户于2017年10月30日申请退款的款项将于11月10日退还完毕,不过至今仍有用户反映未收到退款,押金退还仍旧悬而未决。据悉,目前小蓝单车拖欠供应商款项高达2亿元,涉及70余家供应商,大部分供应商被拖欠款项在100万元左右,部分供应商被拖欠款项高达800万元。

 

据媒体披露,小蓝单车CEO李刚已经在国外很久,小蓝单车拖欠员工工资将拖欠至2018年2月10日。


这样的负债牵涉许多人的生计,因共享单车负债累累的远远不止李刚父子一家。


而被欠债者向李刚父子发出威胁似的短信似乎并非不可理解。


创业导致家破人逃,也许是许多人最初不曾想到的。


而李刚父子在这个冬天并不孤单。



共享单车去哪儿了



6月13日,悟空单车宣布倒闭了。


这是共享单车倒闭首列。


2017年1月7日正式对外运营,用户通过手机App扫码取车,需付押金99元,悟空单车曾计划于今年6月份,在10座城市投放30万辆单车,在12月份,预计累计投放300万辆单车,入驻城市达100座。


timg (1).jpg


 

正式运营仅仅5个月后,重庆的共享单车运营商悟空单车宣布退出市场。


悟空单车创始人曾表示,“退出是因为打不赢,我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而悟空单车合作的都是小厂商,产品品质上不是特别好,车子容易坏。”


“更重要的是90%的单车已经找不回来,实在无力去支撑。”


6月21日,就在摩拜宣布巨额融资(6月16日)的后一周,3Vbike共享单车通过其微信公众号对外宣布,将从2017年6月21日起停止运营,没有退押金的用户,尽快申请退款。


3Vbike仅上线4个月后便宣布倒闭,比第一家倒闭的共享单车——悟空单车的5个月运营时间还要短。


timg (2).jpg


3Vbike在声明中这样表述,其倒闭的原因是大量单车被盗。


3Vbike由北京华尧迪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主打街桩式共享单车,专注中国三线城市,此前已经在河北保定、廊坊、秦皇岛、福建莆田投放车辆。

 

3Vbike创始人巫盛华在接受法晚·看法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未能融资成功,他自掏腰包造了1000辆自行车,投放市场后仅找回几十辆,部分地区车辆丢失率达到100%,实在撑不下去。”



谁是真跑路



跑路这个词先后出现在两个人的身上,一个是上文我们提到的小蓝单车CEO李刚,另一个是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


去年12月18日,町町单车投放启动仪式在江宁大学城南京晓庄学院方山校区举行,该年年底,町町单车在南京市场投放5000辆,计划2017年上半年再投放8万辆左右。 


今年3月份,有网友陆续反映町町单车的退款押金迟迟未入账,今年6月,町町单车倒闭倒闭,共计车辆投放1万多量累计用户15万。


今年8月,运营町町单车的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非法集资、资金链断裂,公司与栖霞工商局失去联系,因此被栖霞区纳入异常企业经营名录,此后一段时间“跑路公司”、“非法集资”、“富二代玩票失败”等标签都压在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身上。


timg.jpg


丁伟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称,“我现在要澄清三件事:一、我没有卷款跑路,町町也不是骗子公司;二、町町原有15万用户,现在还剩1万用户的押金未退款,其间没有任何挪用押金行为;三、町町之所以倒闭,是因为我父母公司作为输血方资金链断链,现在在走正常的破产程序。”


如今丁伟出来了,他的父亲还在狱中。


 

高额押金去哪儿了



11月20日酷骑单车倒闭了。


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创立于2016年11月,按照前10次免费骑行,之后0.3元半小时的标准收费。


今年7月开始,酷骑单车CEO高唯伟四处寻求投资意向,他甚至想把公司卖给摩拜和ofo,但没有人愿意接手。


今年8月中旬开始出现退押金迟缓问题,今年9月底,酷骑单车因押金难退,多处运营单位与工商局失去联系等问题,部分地区已开始对酷骑单车进行清理。


timg (6).jpg


11月20日,酷骑单车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酷骑单车和讯使用及退押金事宜的通知》称,经过一系列磋商与谈判,最终委托四川拜客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代运营管理和运维工作,但不包括债务。当时通知提到,线下退押金的用户可持个人身份证或驾照,前往四川成都高新区吉泰路办理。


11月22日上午,酷骑单车发布《酷骑单车退押金事宜的通知》称,由于线下退款点的开设已严重影响现场公共秩序与安全,决定暂停线下退款点的开放,此前公布的三条退押金专线正常开通。


如今,酷骑单车欠用户和供应商累计5亿多人民币,公司账上只有5000多万。



共享单车抱团取暖



10月24日,永安行官网发布消息称,参股公司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与Hellobike单车的运营主体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协议,约定低碳科技受让后者100%股权,未来低碳科技与钧正科技双方业务将进行合并。低碳科技是永安行共享单车运营主体,Hellobike单车CEO杨磊将出任新公司的CEO。


永安成立于2010年,但并非以共享单车起家,其核心业务为公共自行车系统的研发、销售、建设和运营,在有桩共享单车市场早早布局,并实现了盈利。


2016年下半年,永安开启共享单车业务,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地累计投放5万辆单车,投资总额仅为700万元,在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仅为0.05%。


Hellobike则从二线城市切入,从融资历程来看,Hellobike于2016年11月完成A轮融资,今年1月份宣布了A+轮融资,4月份,完成数亿元B轮融资,7月份,Hellobike又宣布获得威马汽车数亿元B+轮战略融资。


timg (5).jpg


Hellobike在出行领域也占据重要市场,用户过千万,覆盖城市接近100座以上。


本次交易完成后,可以说将进一步增强与ofo与摩拜市场竞争力,市场不再是摩拜和ofo两家独大。



共享单车倒闭,引发交通部调查



据经济观察网今日(11月23日)报道称,“交通运输部发言人吴春耕在新闻发布会中表示,目前交通运输部已经关注到了市场上一些中小型的共享单车企业出现了经营困难的问题,对此,将持续关注、密切跟踪,同时正在会同发改委、银监会等部门进行调研,系统分析行业问题,并制定配套政策。”


与此同时,“各方正在采取措施解决这一问题,交通运输部也在保持密切关注,跟踪情况,并指导地方交通部门,配合地方政府解决这一问题。同时,交通运输部与发改委、银监会等部门将深入北、上、广等城市,深入共享单车企业内部进行调研,系统分析行业存在的问题,并在此前的政策框架内,研究制定配套政策。”


今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发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鼓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同时要求企业对已经收取的用户押金建立专用账户,接受有关部门监督。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就已达到1.06亿,仅共享单车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就接近100亿。


面对庞大的共享单车投放量,杭州、深圳、福州、郑州、南京、北京等城市已相继宣布暂停新增投放共享单车。


ed45aabe5359e2bf3440705.jpg


与此同时,北方已经到了冻得不想出门的季节,如今共享单车该如何渡过这个冬天,抱团取暖或许能减速共享单车离场。


而即便处在头部的摩拜与OfO也接连曝出在京沪两地政府出台限投令后,依然变向偷偷投放单车。


其背后也是因为资本对业绩与数据的苛求。


没有进一步飞速提升的数据,新一轮的融资即面临风险。


共享单独正从中国起步,并扩展至世界各地,当这一投放数量足够天量,以地球城市分布之广,共享单车因季节变换而导致的乘用人次下降,似乎将变得微不足道。


但做为一个竞争过度惨烈的商业模式,这个冬天正成为众多投入这一市场的创业者无法跃过的高山。


不过在共享单车火爆之初,这些进一这一行业的众多创业者,不少是当地一方成功的私企业主,他们生活无忧,这其中的丁伟经常开着跑车在南京街头,在他们梦想突然变大,却在一年间,生活天地悬殊,物是人非。


这其中是时代的潮流所向还是人生的无常暮歌?是资本的嗜血本性还是人性的贪婪结果?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正变得硝烟弥漫,一将功成万骨枯,商场如战场,到处是血的味道。


你也许没有做错任何事,但你依然会是失败的一员。


这也许是每个创业者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就应该想到的事。


236760837106155367.jpg


电话:010-65030507
邮箱:editor@autor.com.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乙6号朝外SOHO D座5097室
北京智驾时代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9 - 2014
Autor.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AutoR智驾 智能汽车网
京ICP备14027737号-1
关注官方微信